每次都写配有图片的游记,所用文字也未经过仔细的斟酌和思考,因为我仅仅想用最简单直白的语言展现最真实的我们,无论是为将要来的下一批交换生做一个简单的介绍,还是为几年后的我们提供最直接的回忆素材。所以我在记叙,用最简单的方式记叙着我们,但是今天,我特想写一篇彻头彻尾的抒情文章。没有图片的修饰,没有英文的陈述,就只有白底黑字的中文,富有感情的中文。

在这将近八个月的异国生活里,所获知识和成长远远大于了我曾自以为过的丰富充实的大一大二。经历了太多的第一次,经历了太多的不可预期,经历了太多的惊喜与感动,最重要的是经历了太多的思考和醒悟。我从未如此感觉到思考在生活中是那么的必要,学习在生活中又是如此多样。美琪老师,研究生的哥哥姐姐们,本科生的朋友们,每一个人都教会我很多,每一次的谈话也总是让我受益匪浅,茅塞顿开。我无法用语言去恰当的形容那份收获的不易,也无法用一个数字去客观的评估那份收获的重量,因为那是生活的知识-----如此可遇而不可求,无法从书本中获得,亦无法用金钱购买。

“中国人”,曾经提起这个词,既没有冷冰冰,也没有热腾腾,它对于我就是一个简单的名词。但是现在再提这个词,却总是慷慨激昂,心潮澎湃,一种强烈的归属感和自豪感油然而生,各种感情交错如流涌至。因为我知道“中国人”抒写的这份历史原来是那么的不易,“中国人”保留的“中华民族传统美德”更不是简单的八字陈述,“中国人”在世界各地不同地区生活的游子又是何等的不易与艰难!

感谢上帝的恩宠,让我们来到这所学校,抛开一切学术领域硬件设施等不谈,那两间坐落于四楼的“中国办公室”成为了我们最大的依靠和保护。学习中的问题,生活中的问题,最后都能被解决。总感觉我们在玩游戏通关一般,我们在一关一关中被阻碍,又在一关一关中通过,前进,真的不知道下一个关口是什么,但最起码,有着那份美琪老师的帮忙,有着这群中国人的帮忙,关口,困难,变得不再那么可怕了。一起面对,总是要比一个人的战斗,要安心的多。

从来没有想过,会在这样一个地方遇上这样一帮好朋友。在国内,大家都是天南地北的分布,甚至还有分布在马来西亚的华人,但是如今,我们就这么机缘巧合的相遇在杰克逊,谱写了这样一段难忘的凯歌。朋友从未显得如此重要,而理解从未显得如此难得。朋友万岁!理解万岁!

自己真幸运,能在21岁这特别的一年里遇到最美好的你们,能在如此优美的环境中和你们朝夕相处,能在遇到困难时得到你们最大的理解和帮助,能在闲暇时光里和你们一起分享生活的点点滴滴。

亲爱的给我们很大帮助的美琪老师,总是帮我解决困顿的知性姐姐们,成熟稳重挑大梁的哥哥们,还有一起追寻梦想的姐妹们,谢谢!这一路,有你们,真好! = )

杨熙
于2012年2月26日
 
 
一直想写些什么,却不知道怎样的措辞放在这样官方的博客上才叫合适。既不想单方面地叙述作为一个普通学生在学业上所承受的辛苦和在生活上所忍耐的单调,也不想过多强调身处异国他乡尤其是美国这种仍算得上人人趋之若鹜的地方所经历的新奇。因为所有的事情都是多面又复杂的,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会有全方位的体会。不过对于亲爱的爸爸妈妈们,我们前十几年生命历程的见证者,我还是希望和你们分享,分享我如同像中药汤一般在一个接一个时辰里熬出来的成长。而这封信里我想说两个词,一个是独立,一个是平静。

过完十七岁生日的第二个月里的某一天,拖着一个似乎比我还重的行李箱,抱着自己的枕头坐上北上的列车,就这样开启了我半独立的生活。之所以称之为半独立,是因为我要自己生活在离家千里以外的陌生城市开启全新的生活和学习模式,但我还能举着学校和家庭的保护伞,我只不过尝试着往的传说中险恶的社会伸了伸触角。可是在半独立生活的第三年,我终于迎来了一次质变。现在是我在杰克逊的第七个月,越来越体会到自己作为一个独立个体的意义。虽然还没有到桌子上要堆满速溶咖啡,风油精等各类提神用品的年纪,却也恨不得每天醒着的时候都有百分之二百的精力,用来完全遏制从前丢三落四,手慢性子急,等等的坏习惯。其实,这与其说是在努力学会承担起对自己的那份责任,不如说是想避免对自己不负责任所产生的后果。就像我曾经听到一个同学说:“我现在已经28岁了,28岁的人行为是应该和别人(年轻的小女孩)不同的。比方说我现在买了个玩具,我绝对不会把这玩具撕成片玩儿,我只会好好爱护他,让他和我呆的时间久一点。因为我知道如果这玩具坏了,我再也不能哭着闹着让我爸爸妈妈再给我买一个来。

更为重要的是,我意识到了思想上的独立。以前读到诸位大家的文章莫不少有关于思想启蒙、思想独立的文章,即使学了中文专业也没有具备足够的专业素养去理解这些玄深的观念。直到今天下午,突然间意识到自己阅读内容的改变:先是一篇分析过去一年以欧债危机、利比亚战争、中美金融战为主线的中美等国际力量间的抗衡;后是一篇改编自缅甸非暴力民主政治家昂山素季生平的电影介绍。真是不可思议。就在一年以前,我还是那个花一个下午读完小说《兄弟》却只为其中一个死亡场景大哭不止的姑娘,永远懒得思考小说中对从文革到现代不同社会背景对人不同方面的残酷影响。也许思想独立的第一步就是改变寻求内心平静的阅读目的,跳出伸手可及的日常生活圈,而去了解更为宏观的世界,以具有哲理性的思维和历史性的视角。

有了独立做基础,才能找得到平静的入口。这七个月,做着最最普通的学生,每天的生活基本都是教室食堂宿舍三点一线。没有社团学生会缤纷的活动从而没有似乎谁都离不开我的繁忙,清清静静地把时间留给自己,学会和自己相处。逐渐的知道生活其实是不能分分秒秒计算的,两年前我是绝对想不到今天会身处美国,想不到我的方向会从语言转向传媒,想不到我会彻底打乱之前的人生规划。也知道自己的选择可以不依照他人的眼光,更要对抗满心的虚荣。也许这一点认识早就藏在我的潜意识中,因为它很好地解释为什么一个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学生要跑来外国。我就是为了开阔眼界,看看别人怎么活。

在这里的经历除了给与我平静,也让我认识到平静不是一劳永逸的产物,是要不断对抗的战果。还有三个月,我们就要结束在杰克逊日子回到原本的生活环境里去。日子越短焦虑就似乎变得越发严重。以我为例,一个来自城镇上的孩子考入北京的大学得以在全国首府生活和学习了好几年,似乎走出来以后就没有理由回到家乡,没有退路。如今能短暂地体验到留学生的生活,仿佛回去后也必须得到更多的成就才足以保持自己不退步。面对这种对抗,我学着把所有对立面的情绪转化为取得平静的动力,我知道日子还长,不要浮躁,不要慌。

其实零零总总说了这么多,无非是想告诉爸爸妈妈无论我们在这里收获了多少经历,无论这些经历给我们带来的感受有多么复杂,这都是让我们慢慢沉淀与成长的最好方式。你们不用担心或者牵挂,乖乖地等我们回家吧。

文 by 裴雅莲